业绩会直击 | 施铭伦首秀:2018年对太古是非比寻常的一年(实录节选)

观点地产网

2019-03-15 00:26

  • “2018年对公司来讲是非常不寻常的一年,因为出售价值300亿的物业,这个出售的计划已经差不多完成了。”

    观点地产网 依然是在港岛香格里拉大酒店5楼宴会厅,现场围满了数十位记者,太古集团的每一场业绩会都受到媒体们的重点关注。

    3月14日,太古公司及太古地产在香港举行2018年全年业绩发布会,董事会主席施铭伦、行政总裁白德利以及财务董事刘美璇出席会议。

    “Bradley(白德利)、michelle(刘美璇),相信大家都认识了。”施铭伦在介绍公司业绩前,用这样的开场白。

    事实也是如此,对于时常参加太古业绩会的媒体们来讲,施铭伦才是新面孔。

    这位主席现年45岁,是施怀雅家族第六代成员,1997年加入太古集团,2009年1月14日起出任公司董事,2018年7月1日正式接替史乐山成为太古第36任主席。

    本应最早出现于去年8月9日太古集团2018年中期业绩会的他,因为处理家庭突发事务而错过了该场业绩会。这场全年业绩发布会便成为了施铭伦的首秀,媒体们自然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他身上。

    作为施怀雅家族成员,直接担任香港太古公司及相关公司主席的情况并不多见,施铭伦亦坦承,之前是没有这方面的动作。

    “但这不是一次临时的安排。”施铭伦称:“目标是太古可以跟香港有更多的互动,更好地去认识香港。因为有粤港澳大湾区方面的发展,现在是重新再与香港有更好互动的一个非常好的时机。”

    “我2014年已经加入集团,期间也是在香港居住。我觉得香港是一个活力十足、令人振奋的城市,因此也使得家族对于香港的信心是加强的。可以看到,太古家族是继续在很多业务板块上进一步投资。”

    除了关心新主席之外,业绩会还是围绕太古2018年的营运情况、市场环境以及未来展望几个方面。

    太古地产方面,于报告期内,实现收益147.19亿港元,同比下降21%;股东应占综合溢利为286.66亿港元,同比减少16%。

    但在租金收入方面,太古地产2018年租金收入总额为121.17亿元。值得留意的是,在香港的不管是办公楼物业组合或是零售物业组合租金收入均有所上升;于中国内地,租金收入总额更是上升12%。

    “我们有更大的胃口购买更多的土地,不管是住宅用地还是商业用地,或者香港还是内地。”白德利表示:“太古在投标、买地方面还是非常积极的。在香港使用多年的各种买地渠道会继续使用,但是补充土地,太古会非常小心研究以及长远部署。”

    2018年,太古亦为未来拿地屯下了不少弹药。据了解,这一年太古地产曾先后多次出售位于香港的办公楼物业。

    2018年6月,太古地产便出售了3处办公楼。其中,太古城中心的第三座及第四座办公楼出售代价更是达到150亿港元。

    “将已经成熟的非核心物业出售,是符合太古地产发展战略的。”施铭伦表示。

    “2018年对于太古来讲是非同寻常的一年,因为太古计划出售300亿价值的物业,现在出售已经差不多完成,所以2019年不会再有那么多动作。”

    据观点地产新媒此前报道,在2018年中期业绩会上,白德利曾表示:“物业出售获得的资金,太古会在香港大本营和中国市场做更多的投资。”

    不过,仅目前而言,太古虽然进入中国内地已有18年时间,但截至目前为止,仅有6个项目,分别为已开业运营多年的北京三里屯太古里、广州太古汇、北京颐堤港及成都远洋太古里,另外还有位于上海已开业两年的兴业太古汇和在筹备中的前滩太古里项目。

    慢,似乎已经成为了太古的代名词,但这也是这家英资企业一贯的作风。

    仅以粤港澳大湾区而言,在其他房企涌向大湾区的当下,在太古地产看来,要寻找一个合适的地点发展并不容易。

    虽然白德利表示太古非常看好大湾区的潜力,但反映在实际行动上,太古地产只是将要在深圳开设一个办公室去研究大湾区方面的机遇。

    同期的新鸿基,已经近12亿元在广州南沙庆盛枢纽补地,联合此前获得的相邻地块,打造成广州另一个质素超卓、具指标性的综合商业发展项目。

    以下为太古集团、太古地产2018全年业绩会现场问答节录:

    现场提问:公司将来的优势在哪里?

    施铭伦:关于优势,我觉得太古目前很多业务板块已经得到了很好的管理,同时度过了非常困难的时期,看到账面的表现已经开始复苏。

    集团在中国内地以及香港还是有很多增长的潜质,所以要保持我们的优势,继续利用这些优势。

    现场提问:怎么样可以改善股东的回报去吸引更多的投资者?

    施铭伦:我觉得是在每一个板块继续改善公司的业绩。

    现场提问:出售办公楼物业是否符合未来战略?出售所得会重新投资在其他方面吗?

    施铭伦:公司已经承办了太古地产的一个地产投资的计划,就是在太古坊,同时在湾仔也有投资,在大陆也有一些计划在投资当中。因此,把一些非核心的、比较成熟的物业出售,是符合公司战略的。

    现场提问:对于西九龙方面的物业是否有兴趣投标?

    白德利:当然,公司会研究有关的细节,因为公司在所有投资计划方面都会小心研究,包括在太古广场、太古坊方面,它们都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一些物业。

    现场提问:2019年会不会继续出售非核心物业?

    施铭伦:2018年对公司来讲是非常不寻常的一年,因为出售价值300亿的物业,这个出售的计划已经差不多完成了。出售都是有关的一些非核心的物业,而且估价非常吸引,在2019年不会有那么多出售的动作出现,

    现场提问:对于香港及内地的办公楼物业的2019年展望是继续增长还是放缓?会不会加大在大湾区的业务增长?

    白德利:香港中环的供应还是非常紧迫的,虽然需求可能稍微有一点放缓,但是公司觉得中环的写字楼的需求还是非常强劲,因此,租金是有一定的支持率的。

    但是未来两年,希望可以化整为零,公司会分散投资,完成太古坊第一期的重建。在香港鰂鱼涌方面也已经有很多租户愿意进驻,所以香港的办公室的市场还是比较强劲。

    大湾区方面,公司也是非常认真地去研究,但在大湾区找到一个合适的地点发展并不是那么容易。公司觉得大湾区很有发展潜力,也将马上就要在深圳开设一个办公室去研究大湾区方面的机遇。

    现场提问:为什么家族内部决定调遣你为主席?是临时安排吗?

    施铭伦:之前是没有这方面的动作,调遣我为主席的目标是太古可以跟香港有更多的互动,更好地去认识香港。因为有大湾区方面的发展,现在重新再与香港有更好的互动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

    我2014年已经加入集团,期间也是有在香港居住,我觉得香港是一个活力十足、令人振奋的城市,因此也使得家族对于香港的信心是加强的。可以看到,太古是继续地在很多的业务板块上进一步投资。

    我到任时看到很多业务板块都有非常强劲的复苏,我觉得这是非常荣幸的。对我来说,我觉得香港是全世界都知名的,太古也是全球知名的品牌,我们一定会非常大力地去维持这方面。至于是不是临时调遣,并不是临时的安排。

    现场提问:会不会购买更多新的,包括大湾区在内的土地?

    白德利:我们当然有更大的胃口购买更大的土地,在住宅用地和商业用地方面是这样,在香港和内地也是这样的。

    我们在投标、买地方面也是会非常积极的,在香港已经用了很多年的购买土地的渠道还是会继续使用。要补充土地,还是需要非常小心的研究以及长远的部署。

    撰文:廖尧 陆欣    

    审校:徐耀辉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资本

    业绩会

    太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