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局 | 宋都服务首日破发与港交所上市门槛

观点地产网

2021-01-18 23:36

  • 对于这种“小而美”的上市公司,市场一直有着不同的争论和理解。

    观点地产网 “目前我们对市场、行业和公司都有充分的信心。”宋都服务董事会主席兼执行董事俞昀在二次递表后的会议上曾表示。

    1月18日,宋都服务正式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开市即破发,并一路直线下滑至交易所收市,报0.16港元,下跌36%,总市值仅5.12亿港元。

    与之相对应的是,中海物业、新城悦服务、永升生活服务、保利物业、碧桂园服务等一众头部物管企业当天表现优异,说明市场还是那个市场,只是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俞昀所提及的“信心”,投资者们显然有不同的看法,36%的跌幅在港交所上市首日跌幅排名中应该也榜上有名。

    无论是在管面积、母公司实力、营收业绩,还是管理成效、科技研发等各项能力,宋都服务都属于物管行业中较为弱小的一个。

    经历了该次跌幅后,宋都服务也距离仙股越来越近。仙股在港股中也有巨大市场,市值低、易炒作的特性吸引了资金,不少投机人士都指望着炒壳翻身。

    “港交所不会对既定生态进行直接干预。”港交所前总裁李小加此前曾表示。面对已经通过了上市审查后的公司,只要没违法,港交所便会将股价波动理解为正常的市场行为。

    对于这种“小而美”的上市公司,市场一直有着不同的争论和理解。

    上市的门槛

    2020年末,港交所发布主板上市新规文件,拟提升申请于主板上市的企业盈利门槛,共分为两种方案,其一为1.5倍和或按恒生指数平均收报点数(由1994年至2019年)的2倍,目前仍在咨询阶段,时间约为两个月。

    其中,方案一即往绩期内最近一年盈利不少于5000万港元,前两年度累计盈利不少于7500万港元;方案二即最近一年盈利不少于6000万港元,前两年累计盈利不少于9000万港元。

    港交所认为,最低盈利规定与修订后已调高的最低市值规定不相适应,引起了监管对于申请主板上市的公司质量的关注。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这是港交所继2018年对市值门槛做出新规后,再一次对计划上市申请公司的相关规则作出新指引。

    彼时,港交所将主板上市申请人于上市时的预期最低市值由2亿元增至5亿元,并将主板公司于上市时的最低公众持股价值由5000万元增至1.25亿元。

    事实上,港交所一直在考虑抬高上市公司的门槛,从而控制上市公司的整体质量,减少仙股等的出现,保护投资人利益。

    汇生国际融资总裁黄立冲认为:“港交所在上次修改上市规则后,事实上上市的标准已经提高,只剩下对利润的要求没有提高,这导致一些规模较小,勉强达标的上市公司上市后很快跌破发行价。”

    港交所如今的盈利规则仍是在1994年时订下的,距今已经过去了16年,随着全球经济水平不断上升以及货币贬值,所具备的参考意义要打上一个问号。

    黄立冲认为,港交所提高上市门槛本身对内房不会有太多的影响,因为内房一般规模会比较大。

    对于内房企来说,数十亿销售额便可带来至少上亿的利润,以最近提交招股书的“微型房企”天泰控股为例,其在2017-2019录得的归母净利分别为1.9亿元、2.42亿元及7972万元,完全符合盈利要求。

    内房企在香港上市过程中难关,更多属于财务信息未能达到港交所要求或是监管原因,并非未能达到上市门槛。

    以宋都服务为代表的物业企业,受到的影响或许会比较大。

    据宋都服务招股书披露,2017-2019年股东应占净利润分别为1397万元、2089万元和3512万元,未能达到上市公司的新盈利要求,首日快速破发则体现了投资人的态度。

    随着港交所新规落地,这部分“小型物业公司”登陆香港资本市场会变得愈发困难,“大鱼吃小鱼”的游戏或许会在物业行业中频繁上演,行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升。

    反对的声音

    港交所此次提升盈利门槛的计划,还是遭到了不少相关从业者的反对。

    据港媒报道,10家中小型投行透过一家律师行联署反对。其表示,建议令香港上市的三年总盈利要求,在全球主要资本市场中属最高,担忧会令很多香港、内地中小企无法上市,降低香港竞争力,也对上市中介机构等造成不利影响。

    一位业内人士则对观点地产新媒体表示,不少中小型投行和券商都在小型企业上市过程中分得一杯羹,相信上市门槛提高会减少这部分企业上市,以及造成港股壳资产的减少,继而引起不少既得利益者的反对。

    2018年,港交所决定引入“同股不同权”的规则,并进一步放宽医疗科技公司的上市盈利条件,允许其不盈利便可以上市。

    独立股评人David Webb在其网志就2020年提高盈利门槛提出了明确的反对声音,表示港交所于2018年将市值门槛由2亿港元提升至5亿港元后,现在又来抱怨小型公司的估值偏高,是自食恶果,而若要因此提升盈利门坎,就是一错酿成再错。

    在2018年引入“同股不同权”的新规背后,是更为严厉的使用条件。按照规定,不同投票权架构公司的预期最低市值必须达100亿港元;如果市值低于400亿港元,需要通过上市前的完整财政年度实现10亿港元收入这个较高要求的收入测试。

    这扇门为那些大型企业而开,雷军与小米成为了那个吃螃蟹的人,随后美团也在港交所上市,而美股的阿里、网易、京东相继在港交所二次上市,港交所的改变接纳了这部分公司的回归,香港成为全球第二大生物科技融资中心。

    据兴业证券研报透露,港股市场全年IPO144家,募资额达3975亿港元,实现27%增长,主要受益于中概股回归二次上市(募资占比达33%)和新经济赴港一次上市。

    换而言之,市场讨论的同股不同权放低门槛,与此次提升门槛的行为其实并不冲突,前者针对的是那些优秀的科技公司,而后者则是为了限制部分“小而美”的企业轻易上市。

    港交所的每一次改革势必都伴随着争议,在李小加离去后,正面临着各方利益人士的舆论压力,老臣戴志坚能否顺利度过难关?

    解局 | 从局外到局内,观察和解读行业、企业与市场的真实一面。

    撰文:李标    

    审校:徐耀辉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资本

    物业

    宋都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