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光华:长江新时代,武汉的两大时代机会

观点地产网

2020-11-18 09:43

  • 在长江时代,武汉将城市的精华集中在长江两岸,建设好长江新区,抓住长江经济带与双循环的时代机遇,武汉将成为最大的受益城市之一。

    杨光华 最近,有两件大事关系武汉未来。

    深圳、上海讲话后,领导为长江经济带专门开了一次座谈会。

    两年前,同样的座谈会在武汉开过一次。

    这次座谈会上提出,长江经济带,是双循环的主动脉。一张蓝图绘到底,布局一批重大创新平台,加快培育内陆开放高地。

    在这一国家战略之下,武汉是长江经济带的中部支点城市。

    第二件事,是RECP的签署。

    这个多边贸易的国家利好,也将影响武汉的内陆开放。

    据统计,2019年武汉市进出口总值2440.2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武汉进出口总值1828.9亿元。

    阳逻港、货运航线、跨境专列,将打通武汉与世界的外循环。未来的武汉,内联九州,外通全球,是一个超级枢纽城市。不久前,武汉获批港口型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城市,将发挥长江“黄金水道”功能。

    两大利好,一内一外,彻底打通双循环。武汉将建设世界一流内陆港口与内陆开放高地。从这个角度,更容易理解武汉的城市价值。

    这两大城市利好,未来都与长江有渊源。回顾武汉的历史,发现武汉的每次变革,也与长江有关。

    01

    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也是武汉的天然城市主轴。

    长江流过武汉的长度,大概是145公里。长江与汉江在此交汇,最终汇入大海。武汉有着这种通江达海的优势。

    500多年前,汉江沿线的城市,人们沿着汉水,走出大山。水稻等农产品、矿产沿着汉水,运送到汉正街附近,再转运到长江上。

    当时长江里风高浪急,汉江里的小船不能进入长江,就在汉江口的简陋码头停靠。

    这里曾出现过万商云集的景象。“数十里帆樯林立,舟中为市”,“贾船客舫,不可胜计”。

    同时,从长江上运来的全国各地的商品,从这里改成小船,沿着汉江,运到汉江沿线城市。

    500多年前,长江与汉江交汇处,就成为一个重要的交通枢纽。

    舟船满江,商贾毕集,来的都是各地的淘金商人,“此地从来无土著,九分商贾一分民”,“十里帆樯依市立,万家灯火彻霄明”。

    500多年前,汉口因长江而兴盛。

    02

    “一线贯通,两江交汇,三镇雄峙,四海呼应”,从农耕文明到工业文明,长江是武汉最好的见证。

    张之洞的汉阳铁厂、汉阳兵工厂,荣氏家族的面粉厂、武汉的宗关水厂,就择址于汉江汇流长江的地方。

    160多年前,武汉因长江而现代化、国际化。外商从上海坐着大船而来,他们就在汉正街的旁边,建了数十个适合大船停靠的现代码头。

    贸易多了后,江汉关就出现了。再后来,洋人在汉口老城边上划走一块地,建立租界。越洋海轮从汉口直达伦敦、汉堡、鹿特丹等城市。

    领事馆、洋行、银行等大楼林立。在租界内,还划出地块用于他们的商人与侨民居住。小汽车、电灯、电报、电话、电影院、俱乐部、歌舞厅等等,洋玩意出现在租界里。

    日本人的租界选址,在五国租界里最为偏僻。按照常理,它有理由更靠近江汉关,当时也有空地。狡猾的日本人,则选离江汉关最远的地方。

    对租界有深入研究的作家胡榴明判断,日本人当时是看中了地块旁边的铁路,离从上海来的货船最近。日本人在这里建自己的码头,抢别人的生意。后来,日本人发现他们的判断错了。生意还是留在汉正街与江汉关。

    胡老师说,上世纪50-80年代,长江边很繁荣。到90年代,开始衰落。改革开放后,高速公路与铁路运输,逐渐代替水路运输。

    人们回忆,宜昌柑橘、重庆花椒、涪陵榨菜、上海大白兔奶糖,带到武汉都是抢手货。1986年武汉港客运达到巅峰状态,从这里可以坐船到上海、重庆、宜昌、宁波等地,春运时日发班30次左右。

    03

    放眼世界,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塞纳河是巴黎的母亲河。巴黎人说,没有塞纳河,就没有巴黎。

    巴黎的景点,大多分布在河的两岸。左岸是美术馆、咖啡馆、书店和画廊。右岸则是罗浮宫、爱丽丝宫和香榭丽舍大道等建筑。塞纳河上有36座桥,风格迥异。巴黎的历史,最终沉淀在河的两岸。

    泰晤士河,从伦敦中心穿越而过。泰晤士是一部流动的英国历史。以泰晤士河为轴心,博物馆、奢侈品购物等四大主题内容。

    1985年,货轮运输退出,转为游轮观光。30年前荒废的旧货运码头,变成新金融中心。泰晤士河两岸,分布着城市公园、绿地、雕塑和主题广场。

    对标国内,武汉长江两岸,向上海黄浦江、杭州钱塘江、深圳湾学习,除了总部经济、金融商务外,还要有文化艺术、城市客厅、博物馆等城市功能。

    没有长江,也就没有武汉。没有长江两岸的复兴,也就没有武汉的复兴。武汉未来的100年,可以参考泰晤士河、塞纳河,对标黄浦江、深圳湾。

    04

    武汉最贵的地,都在长江边。

    4年前,在汉阳滨江,武汉楼面地价第一次破2万元。几天前,汉口二七一宗不看江的纯住宅地,楼面地价破3万元,成为武汉的单价新地王。

    在武汉长江两岸,滨江商务区太多,太分散。滨江商务区的核心灵魂,在于商务功能,在于金融、科技等产业聚集,而不是高楼与住宅。

    两岸的商务区,未来是区域招商能力的比拼。站在城市的高度,规划一个有影响力的滨江商务区,而不是各个区域单打独斗。

    当世界500强总部、国内外金融机构、全球性公司入驻长江两岸时,武汉的长江经济引擎才能启动。

    一次沙龙上,文史研究者卢纲提出,一个武汉相当于三个大城市。汉口相当于天津,武昌相当于南京,汉阳相当于长沙。

    如今,武汉的两江四岸,夜晚灯火璀璨。每一次的城市宣传片里,总是少不了长江的画面。

    前不久,武汉提出立足百年大计,坚持世界眼光,高标准规划、高水平建设武汉“两江四岸”。长江就像一条项链,串起沿线的珍珠。

    05

    烟雨莽苍苍,龟蛇锁大江。

    与很多有江河的城市相比,武汉是两侧对称发展的城市。

    江北是市府与商业,江南是省府与大学。水、路、港、岸、产、城,都沿着长江主轴布局。

    四年前,长江经济带开始建设时,武汉就被列为超大城市。内河航运、黄金水道、国家东西轴线,这是当年长江经济带关键词。

    武汉的长江上,有11座长江大桥。北有长江新区、阳逻港,南有武汉经开区。阳逻港作为长江中上游第一大港,跻身世界内河第一方阵,已是整个中西部最佳“出海口”,并与顺丰机场,形成空港联运。

    经济学家张培刚,曾经在湖北经济改革座谈会上,提出一个牛肚子理论。如果牛陷入淤泥里,一面牵牛鼻子,一面撑起牛肚子。肚子一给力就能拉起来。

    作为内陆中心城市的武汉,就是中国的“牛肚子”。武汉强,则中国强。武汉将再现“茫茫九派流中国,沉沉一线穿南北”的风光。

    龙永图说,武汉是具有“开放基因”的城市。武汉一定可以成为未来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双循环发展格局中的重中之重。

    有人提出,武汉既是海洋向大陆渗透的终点,也是大陆向海洋延伸的起点。武汉是大陆经济与海洋经济的交汇点。

    复兴大武汉,从长江开始。在长江时代,武汉将城市的精华集中在长江两岸,建设好长江新区,抓住长江经济带与双循环的时代机遇,武汉将成为最大的受益城市之一。

    [后记]

    “这次疫情后,公司有员工离开了武汉,我们现在很差人。”

    最近的一次新媒体沙龙上,两三家新媒体公司负责人这样抱怨。有一位68岁的视频创业者说,她在汉正街。疫情后,他们的生意很艰难。

    这些身边的故事中,很多人选择了离开,很多人还在努力打拼。

    这一年,我们都很难。但苦日子中,我们仍看到希望,看到武汉的复苏,武汉经济的恢复,武汉抢回失去的时光,看到离开的人们慢慢回流。

    从古至今,武汉人都不服周、不服输。从长江主轴到两江四岸,武汉的发展从未离开过这条大江。

    当武汉谋划十四五规划与2035愿景目标时,继续做好长江这篇大文章,建设长江经济带核心城市,为下一个100年的武汉,为子孙们留下一个更好的长江。

    文|杨光华(地产写字人)观点地产新媒体专栏作者

    撰文:杨光华    

    审校:劳蓉蓉



    相关话题讨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楼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