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韶:敦煌戈壁徒步135公里,人生一次寶貴的歷練!

观点网

2020-05-14 00:14

  • 走過戈壁都是姐妹兄弟,永遠的“戈友”,終生難忘的“時代雄鷹”!

    紅軍不怕遠征難,萬水千山只等閑。

    五嶺逶迤騰細浪,烏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雲崖暖,大渡橋橫鐵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軍過後盡開顔。

    王韶 我們都不是紅軍,只是徒走在戈壁的追夢人,為走出舒适區,為理想和抱負,勇敢挑戰極限、超越自我。我們不是紅軍,但有紅軍的豪情壯志,和“戈友”如姐妹兄弟,用真情去構築戈壁深處的情誼。一起經受戈壁磨砺,領略大漠孤煙和落日,感受千年秦月漢關的風,集蓄團隊力量,用心血和汗水去澆鑄自己的人生夢!

    “再出征,為不凡”!

    這是“第六屆旭輝集團行者無疆杯戈壁徒步挑戰賽”(簡稱“戈6”)震撼人心的口号,也是每一位奮鬥者的初心和目標!在敦煌戈壁,我們無數次緊握拳頭激昂地高呼“再出征,為不凡”,每次都讓人心血澎湃,激勵着我們勇往前行。從戈壁回來已幾天了,但“再出征,為不凡”依然時刻讓我激情澎湃,不時在腦海中回蕩,經久不息!

    “戈6”4天3夜、135公里、33支參賽隊伍,360人,旭輝人不斷在挑戰自己,新老“戈友”也在挑戰自我!

    135公里,大概是從廣州越秀到深圳福田的距離,全程高速2小時不到,但完全不同于寬闊平整的高速公路,戈壁徒步根本就沒有所謂的“路”,雖然我們都走過了,但依然還沒有路!

    “戈6”以甘肅懸泉置(據說是漢唐年間瓜州與敦煌人員往來和郵件接待、中轉的驿站)為起點,途經老師兔、東巴兔、樓樓山,終點為石包城(古稱寒江關,據說原址修建在懸崖峭壁上,唐代樊梨花城堡)。沿途經過山丘、荒漠、黑戈壁、鹽堿地、丹霞、胡楊林、遺址、草甸、峽谷、河流等地形地貌,既要翻山越嶺、爬山涉水,還要經受炎炎烈日和幹燥、凜冽狂(寒)風、漫天黃沙,以及高海拔(1200-2200米)、溫差大(晝夜溫差20多攝氏度)的煎熬,空調、席夢思、洗澡、馬桶、網絡和Wifi都是“浮雲”,天為被、地為床、聽風吟唱、看明月清晖、迎朝陽萬丈……,那是“戈友”們聊以自慰的樂觀浪漫精神!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古詩人既描繪了大漠的雄渾與壯闊,也描寫了大漠的蒼茫和寂廖!行走在戈壁猶如進入無人的原野,不要說人,就是動物也行蹤罕迹。一眼望去,連綿起伏的山丘與天相連,除了黃色還是黃色,藍天也顯得暗淡許多,沒有一絲綠意,滿目蒼涼。地面布滿了粗砂、礫石,雖然隔着厚實的鞋底,但踩上腳闆底還是隐隐作痛。一條條幹涸的河溝橫七豎八地橫亘其中,麻黃草、駱駝刺、紅柳、沙拐棗,一棵、二棵零零星星地點綴着這無邊無際的戈壁,多多少少帶來了些許的生氣,尤顯彌足珍貴!只有置身其中才讓人真正領會“窮荒絕漠鳥飛盡,萬碛千山夢猶懶”!

    10月1日,恰逢新中國70周年華誕!晨光熹微,360位“戈友” 精神抖擻地齊聚在懸泉置起點,整齊劃一地排成一列列縱隊舉行莊嚴而隆重的升旗儀式。伴随雄壯的國歌,鮮豔的五星紅旗迎風冉冉升起,高高飄揚在廣袤的戈壁上空,我們以一首激昂高亢的《歌唱祖國》、一面巨型的五星紅旗共同禮贊我們偉大的祖國……

    呯!主持人的一聲槍鳴,期待已久的“戈6”拉開了帷幕!33支戰隊、360位“戈友”象一位位枕戈待旦的勇士,迫不及待地魚貫而出,一雙雙堅毅有力的腳步踩在荒漠上,伴着登山杖撞擊荒沙,唰!唰!唰!像一首節奏感強烈的生命交響曲,響徹雲霄,動人心弦、催人奮進!也許如林中董事長所講:第一天激動又好奇,吹着喇叭唱着歌;第二天安靜了,因為體力透支,都是憑着毅力在走;第三天死的心都有,靠的是靈魂和信仰;到了第四天,就看到了希望。的确,第一天各支戰隊都恨不得用上洪荒之力,卯足勁兒往前沖,你追我趕,揚起身後的荒沙留下一片片濃濃的黃煙、一串串又長又深的腳印……

    “從遊俠,到團夥,到組織,最後軍隊。單個人的力量逐漸變弱,到團隊的力量會強大,這是組織效率的魅力”。“戈6”的4天,我們“時代雄鷹隊”9位隊友來自全國6座城市,從素昧平生到患難與共,從散兵遊勇到齊心協力,基本印證了林峰總所言。

    第一天33公里,新鮮、體力充沛、興奮莫名,幾位隊友好象打了雞血一樣,健步如飛,很快便抛離了隊伍,心急火燎的教練在隊伍最後不停地喊:被裁判警告啦,快停下來,慢點,保持隊形!但教練的提醒始終沒有奏效!20公里後,隊友任宏亮被“拉爆”了,第二天不得不遺憾地退出了比賽!晚上的讨論會,隊友們坦誠布公地做了自我批評,並結合實際對第二天的行走策略做了合理安排,“時代雄鷹隊”團隊雛形漸顯!

    其實,第二天才是真正挑戰和考驗的開始,頭天的體能消耗,還有更漫長的38公里,且背沙包負重前行,想想心里都不禁發毛!本來就不輕松,老天爺卻偏偏故意和我們作對,瘋狂了一個夜晚的寒風沒有任何停息的迹象,撲面而來利如刀刃,把我們吹得左搖右晃,步履蹒跚。“鬼子帽”、頭巾和沖鋒衣把我們裹得嚴嚴實實,睜眼和呼吸都變得異常艱難,每邁出一步都相當費勁!堅持、加油,隊友的鼓勵和登山杖成了我們重要的精神支柱……,最終,我們第十九個沖過終點。

    第三天37公里,長路依然漫漫,我疲态初顯,雙腳4個小水泡一停下來就鑽心地痛,雙腿象注鉛一樣,大腦一片空白,什麼都不想,什麼也想不了,滿腦門子一個勁往前走,只聽到自己的腳步、心跳和呼吸聲。因為有目標,因為相信每多走一步,距離終點就近一步。堅持,再堅持,靠着必到終點的信念,我們第二十三個到達終點。

    第四天27公里,挑戰依然艱巨,但路況比此前好多了,景色也美的不要不要,但疲憊的身軀容不得有半點麻痹放松,在終點未到達之前,一切美景都是“浮雲”!專注腳下,心無旁骛,走好每一步……。和訓練有素、準備充分的團隊相比,終點越近差距越明顯,體能和團隊素養缺失最終使我們第二十五個到達!

    4天3夜,遠離舒适區,汗水和淚水交織着,我們共同走完了人生最長、最難、最苦的135公里,有歡笑,有疲憊,有傷痛,都經受了靈與肉的考驗,與其說我們征服了戈壁,倒不如說征服了自我,痛苦並快樂着!

    不管是基于團建、品牌,還是公益的需要,“戈6”從策劃宣傳到執行落實無庸質疑都是出色成功的!我們也經歷了人生最珍貴的一次歷煉,無論對于工作,還是生活都感悟良多!

    這是一項完美無暇的策劃與執行!作為策劃者,不怕你做不到,就怕你想不到。在荒無人煙的戈壁,天時和地利都存在諸多不确定性,更何況近千人的龐大隊伍,完美實屬可遇不可求!但旭輝和毅行做到了,賽前宣傳預熱、“戈友”接送、吃宿安排,賽道統籌、賽程安排、安全保障、醫療救護、後勤補給,以及國慶升旗儀式,還有細如賽中補水提示、健康監測、賽後體能恢複等等,旭輝和毅行都用心盡力,張馳有度,匠心獨具,可謂極致!

    這是一場開心歡樂的大party!在很多外人看來,戈壁徒步是一場“苦行僧式”的閉關修煉,除要消耗大量體力和精力外,還要忍受酷熱、寒冷、風沙和幹燥,沒有電視、網絡、熱水澡┉┉,以及孤獨和平淡!可旭輝沒有讓我們當“苦行僧”,“戈6”就象一場開心的大party,從走出敦煌機場的那一刻,到開營、戈壁音樂會、篝火晚會、閉營,唱歌、跳舞、心得分享,沙克爾頓獎、毅行獎、風尚獎、一路同行獎┉┉,隊隊不拉,人人不落空,沙洲夜市将歡樂帶至高潮,體驗與互動感極強。4天3夜除白天埋頭潛行,繁星閃爍的戈壁夜空始終蕩漾着我們的歡聲笑語!

    這是一堂生動而富有實效的團建課程! 要想快,一個人走,要想遠,一群人一起走。一個人沒受任何約束和幹擾,可以更專注,可以走的更快。但戈壁徒步是一場持久的團體賽,不主張一個人、一天的瞬間爆發,而提倡耐心與堅忍,目標清晰,不放棄、不抛棄,相互幫助、相互鼓勵,協助團結如一人,平安順利抵達終點。“戈6”賽程規則明确規定:不允許奔跑,不允許單獨行走,保持緊密隊形,不允許突前或落單,前後距離控制在50米内,團隊每天攜手沖線;每退賽一名隊員,每天扣除團隊成績300分,並取消最高榮譽--沙克爾頓獎。團隊跳繩、負重前行、擔架前行、投壺等團隊任務也非常考驗團隊的統一執行力……。戈壁的魅力不在于超越自己,更重要的是鑄煉團隊,生動而富有實效。

    這是一道關乎未來人生的大考題!蒼茫無邊的戈壁,僅憑一己之力走出戈壁難如上青天,非有一般的鋼鐵毅力、不懈的堅持、親密無間的協助、源源不斷的後勤保障和不知疲倦的強健體魄而不能完成。人生如戈壁徒步,沒人看得到終點,也沒人能預見是坦途還是荊棘滿地,成功在于堅持與放棄一念之中,唯做好自我、堅守初心,克服艱難險阻,方能到達成功的彼岸。人到中年,或功成名就,或碌碌無為,是繼續開拓進取,還是陶醉沉淪,未來何去何從?戈壁荒灘告訴了一切,理性看待得與失、榮與辱、悲與歡,淡泊以明志,甯靜以致遠!經歷了戈壁的風沙的洗禮,堅信我們能走的更穩更遠。

    走完“戈6”,我們又回歸正常,但對于生活和工作的感悟仍将會有新的思考和收獲,但始終認同:每一個從底層逆襲的人,沒有一個不是脫層皮,或掉身肉的。這世上沒有毫無道理的橫空出世,所有的閃亮登場背後,都是多年苦心孤詣沉默不語的自我挑戰,對極限的不斷突破。弱者相信運氣,強者只信因果。

    附錄:

    “時代雄鷹隊”群英譜:

    趙向東:來自北京,年将奔六,隊中“老大”,大腹便便,有多次沙漠徒步經驗。人不可貌相,他腳步穩、步頻快,4天似乎永不疲倦,始終走在隊伍前列,大家一致推舉他當選“毅行獎”,榜樣。

    周軍輝:來自河北石家莊,年将奔五,隊中“老三”,低調平和,待人友善,第一天不顯山不露水,走在隊伍後面,隊務會主動檢讨沒盡到“環保委員”職責。從第二天開始,塑料袋始終别在背包後面,並一直走在隊伍前列,好樣的。

    吳曙輝、黃宇:兩位哥們都來自湖北武漢,一位79,一位80,隊伍最前面始終是他們倆的背影,每次到達終點,都說還可以再來個10公里。典型的湖北人性格,充滿血性,不服輸,帶着為隊伍争榮譽的決心而來,牛!

    李江凝:來自旭輝上海總部,82高富帥,從報名到結束,忙前忙後,一直誠誠懇懇地為隊友服務,待人真誠友善,全局觀強,始終堅持殿後照顧需要照顧的隊友,好兄弟。

    楊巍:來自旭輝上海總部, 醒目仔,1.9米、220斤塊頭,83超帥,之前沒有過多的操煉,但總在25公里後發力,雖然如此,但全體隊員還是為之捏把汗。整個賽程他最辛苦,但最終還是咬牙堅持了下來,和我們一起沖過終點,精神可嘉。

    張毅:旗手,來自廣州,有多年多次馬拉松和越野、戈壁徒步的經驗,速度、耐力無得頂,第一天一直遠遠抛離隊伍,以至教練不停的喊:張總,慢點!之後三天一直居中關照着每一位隊友。作為旗手,不管處于何等惡劣環境,4天來總是人在旗在,隊旗始終高高飄揚,成為33支參賽隊的一道亮麗風景線,榮獲“風尚獎”實至名歸。或許是過于自信,居然只帶跑鞋,以至腳後跟起了“水泡”,算是教訓了。

    任宏亮:本次挑戰賽最郁悶的人之一,來自沈陽的一位敦厚老實東北漢子,第一天走了20公里,膝蓋老傷發作,最後10多公里,醫療車多次停在面前,讓其退出,但在隊友鼓勵下他咬牙堅持到終點,可第二天還是不得不放棄了比賽。每每提及因他退賽而讓隊友痛失最高榮譽--沙克爾頓獎,眼眶總飽含熱淚,充滿内疚!第三天,當全隊沖過終點,先回到營地的他,硬是拖着兩條大殘腿把我們的行李一個個地整整齊齊擺放在各自床鋪前,讓我們好生感動!在西安機場分别前,他客氣地請我和周總、李總吃了一碗牛肉面,表示哥們只到了沈陽,他會親自開車去機場迎接,好酒好菜候着,期待。

    王韶:隊長,隊中“老二”,自诩有多年的跑步跑馬經歷,過于高估自己。但畢竟跑步跑馬不同于戈壁徒步,前兩天還能位居隊伍中遊,但後兩天明顯體力下降,似乎到了極限,完賽沒問題,但提速相當困難,對于隊伍名次貢獻無功無過!第三天代表戰隊作全團分享發言,獲得陣陣喝彩,算是為團隊赢得了榮譽。臨别前,發了個大“紅包”,也算是“識做”,感謝各位哥們。

    胡康兵:教練,帥氣,一直陪伴我們左右、每天幫忙拉伸,讓我們盡快恢複體能,4天能堅持下來,小老弟功不可沒。

    走過戈壁都是姐妹兄弟,永遠的“戈友”,終生難忘的“時代雄鷹”!

    (注:本文撰寫于2019年10月12日)

    王韶 廣東省房地産行業協會會長 觀點地産新媒體專欄作者

    撰文:王韶    

    審校:勞蓉蓉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