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光華:武漢城市圈,中國經濟第四極?

观点网

2021-12-16 11:25

  • 讀懂武漢城市圈,就懂武漢置業的底層邏輯。

    楊光華 150年前,張之洞在武漢畫了一個圈,就有漢口。

    19年前,湖北以武漢為中心,畫了一個更大的圈-武漢城市圈。

    19年時間,九城抱團發展,武漢城市圈被納入國家戰略。

    最近兩年,武漢城市圈同城化加速,提出“五同”:規劃同編、交通同網、科技同興、産業同鍊與民生同保。

    1+8=1,1+8>9。

    中部的發展,将是下一輪中國區域發展的重心。在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之後,武漢城市圈能緊随其後嗎?中國經濟第四增長極在哪里?

    答案很可能是,武漢城市圈。

    01

    以前,我們看武漢,談的是三鎮、濱江與光谷。

    未來,我們談武漢,談的是武漢城市圈,中國第四大城市圈。

    2.6萬億的GDP(相當于一個深圳),3187萬常住人口(湖北一半以上的人口)。

    5年後,武漢城市圈經濟總量,約4萬億,相當于1個上海。

    武漢城市圈,北是京津冀城市群,南有粵港澳大灣區,東有長三角城市群,承東啟西,連南貫北,是國内大循環的重要節點、中西部陸海大樞紐。

    在國家“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中,提出“要全面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中部地區加快崛起、長江中遊城市群協同發展,加快武漢都市圈建設、打造全國重要增長極”。

    武漢城市圈,正從“一強多弱”,發展為“一核多強”。

    目前在武漢城市圈,形成研發在武漢、轉化在城市圈、在全省;主鍊在武漢、配套在城市圈、在全省,融資在武漢;投資在城市圈、在全省的産業發展格局。

    12月2日,武漢城市圈同城化發展座談會在黃岡召開。會上提出,錨定武漢城市圈打造“全國重要增長極”目標定位,強化“九城就是一城”理念,用繫統思維整體推進武漢城市圈跨越式發展。

    以“九城同心”推動“發展共進”,全力打造最具活力、最具競争力、最具影響力的省域城市圈,全力打造“引領湖北、支撐中部、輻射全國、融入世界”的全國重要增長極。

    黃石、鄂州、黃岡等鄂東三市,要依托武漢這個“龍頭”,主動融入、深度融合;孝感、咸甯作為武漢城市圈南北兩大門戶,要加快對接武漢,打造武漢的“新外延”“後花園”;仙桃、天門、潛江要堅定百強進位、縣域標杆的發展目標,以小闆塊實現大發展。

    在武漢城市圈内八個城市黨代會上,八大城市均制定了同城化發展的路線圖:

    黃石,打造武漢城市圈同城化發展示範區;鄂州,建設武漢城市圈同城化發展核心區;孝感,打造武漢城市圈副中心;黃岡,打造同城化發展示範區,形成1小時通勤圈和一日生活圈;

    咸甯,打造武漢功能拓展重要承載區和産業轉移新高地;仙桃,堅定不移打好武漢牌,推進武仙同城發展;天門,加快建設武漢城市圈重要功能區;潛江,打造武漢“光芯屏端網”配套産業基地。

    12月13日,在鄂州葛店,一些光電企業的上下遊産業鍊,均沿着高新大道布局。

    在同一條高新大道上,他們的研發在光谷,生産加工在葛店。

    在三安光電,第一次看到芯片如何煉成的,歷經10多道工序,供應7公里外的華星光電、天馬等企業。

    在芯映光電,是用三安光電的芯片再加工,每個芯片顆粒的厚度像頭發絲一樣。

    這就是産業同鍊的聚合效應。

    高新大道,一頭是光谷,另一頭是鄂州花湖機場。這條城市樞紐,也是産業大道。

    高新大道,連接鄂黃第三過江通道,光谷能直達黃岡。花湖機場也給黃岡帶來機遇,當地規劃有臨空新區。

    在黃岡的“橋頭堡”,光谷黃岡科技産業園,是武漢與黃岡兩地共同出資共建的一大産業園。

    它被譽為“光谷第九園”。因為光谷擁有光谷生物城、未來科技城等八大園區。這里是葛店之後,光谷再向東的産業承載區。

    其中有一家央企說,以前投資不過長江,就是投資不出武漢的長江範圍。如今,這家央企就在黃岡設了基地。

    02

    12月13日,在鄂州紅蓮湖,有一條快速路,20多年沒有打通。

    武漢與鄂州之間,被一座山隔開。今年,鄂州開山修路,打通與武漢之間的這條快速路。

    這條“未來三路”,全長21公里,是武鄂同城的主幹道,也是直達鄂州紅蓮湖大數據雲計算産業園的捷徑。

    預計到年底,這條路将全線通車,從光谷未來科技城到鄂州紅蓮湖的車程縮短到5分鐘以内。

    12月7日,新港高速雙柳長江大橋及接線項目開工建設,標志着武漢城市圈大通道正式啟動建設。武漢城市圈大通道(又被戲稱為武漢“六環”),位于武漢繞城高速公路與武漢城市圈環線高速公路之間,途經武漢、孝感、咸甯、鄂州、黃岡等地區,里程約360公里。

    2025年前,武漢城市圈的48個“斷頭路”、“瓶頸路”将打通,快速路、地鐵軌道等将改變區域交通格局。交通同網,九城之間的交通循環打通後,人們的同城生活更便捷,生活在軌道上的城市圈、“六環 ”與高鐵上的城市圈。

    以地鐵11号線為例,每天有約2萬人次往返于武漢與鄂州之間。

    最近,武漢—黃石—九江高鐵新通道納入《湖北省“十四五”鐵路發展規劃》,這将推動黃石融入武黃1小時生活圈。

    以黃岡為例,有60多萬黃岡人在武漢生活,有3萬多武漢人在黃岡置業。未來,九城将打通戶籍、社保、醫保、公積金、養老等政策。武漢城市圈的九城之間,從跨城置業到同城生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黃岡的社保已與武漢城市圈的五城合作,跨市通辦。每年有20萬人次從黃岡到武漢就醫。目前,武漢和黃岡、孝感、鄂州已經依托自助政務服務終端,實現了自助服務“跨市通辦”。其中,武漢市的120項政務服務事項可在黃岡市的66台自助政務服務終端“跨市通辦”。

    九城的公積金,做到同城化。在武漢城市圈任一城市公積金中心繳存住房公積金後,在城市圈其他城市買房都能使用。

    買房資格開放、公積金互認,還将吸引一批人到武漢置業。環武漢的置業者進城買房,則是配置一線資産、為子女教育,享受優質醫療等配套。

    03

    如果将武漢城市圈,看成一座超大城市。

    武漢,是内環;鄂州、孝感、黃岡、咸甯、仙桃是二環;黃石、天門、潛江是三環。二三環的“有錢人”,換房或終極置業,未來一定進内環。

    如果将武漢城市圈,用一二三線城市劃分。省會武漢,是一線城市。其他周邊城市以此類推。二三線城市的高淨值家庭,多在一線城市擁有優質房産。

    以普通住宅成交為例,武漢外的八大城市,2020年新房成交累計約10.5萬套,僅相當于武漢的一半,這表明武漢的新房消費上具備強大的吸附力。

    今年1-12月,武漢的4萬+豪宅網簽預計有3000套,同比翻番。武漢城市圈的豪宅消費,在其中占比日漸上升。

    以前,工作日在城市圈,周末在武漢。回武漢是度假。事業在城市圈,孩子讀書在武漢。武漢的優質教育,使得他們孟母三遷。

    如今,1小時通勤圈,白天在城市圈,晚上在武漢。1小時,大概是在堵車高峰期,從漢口開車到光谷的時間。

    同城豪宅生活模式,成為武漢城市圈高淨值家庭的主流生活模式。在武漢周邊的城市,也有豪宅項目、度假别墅等。

    同時,當四個一線城市對外地人買房“不友好”後,在一線城市的湖北籍老鄉“回流”,武漢将是他們的新目的地城市。

    今年,三峽集團總部遷入武漢,一批高管在漢置業。最近有傳聞,聯想集團總部可能外遷到武漢。有數據顯示,聯想武漢産業基地的出口額,連續六年位居湖北省出口額第一。

    [後記]

    讀懂武漢城市圈,就懂武漢置業的底層邏輯。

    武漢的産業與人口基本面,在哪里;誰在買武漢的房子,誰在消費武漢的豪宅?

    武漢城市圈,同城是大趨勢。教育、醫療、住房、交通的同城化就是要給人提供非常好的環境,有助于人的穩定發展。

    此前,在大灣區,廣深、廣佛同城,深圳東莞同城。鄂州、黃岡等城,正在與武漢,成為一家人。公交、地鐵同城、社保與公積金同城、車牌與座機區号同号段。

    九城同心,猶如一個大家庭,同心同力、同向同行;九城将是内陸“新沿海”、人才聚集地、創業熱帶雨林、宜居大城。

    同城之後,一部分武漢人向外尋求度假養生之地,一部分城市圈的居民湧入腹地武漢置業。

    1小時經濟圈、1小時通勤圈、1小時生活圈。一場雙向奔赴,已蓄勢待發。

    文|楊光華(地産寫字人)觀點地産新媒體專欄作者

    撰文:楊光華    

    審校:勞蓉蓉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樓市